Znnn

幸好我还能拿起笔,幸好我还在拿着笔

他们真的超可爱啊!
啊啊啊啊啊阿言的安雷团子今天终于到达了!真的超级超级可爱!超级好吸!!
小爪子超级棒!毛毛特别顺滑!呜呜呜呜超级可爱!
【心情激动成为了表达智障】
最后艾特一下阿言~~ @阿言不嗑药【请找我约稿】

今天是,2018年11月30日

我的天,十一月马上也要过去了,

emmm又是半夜比比,

这次是真的看开了,真的放下了,

当然不是对某些事情放下,

是对八月那个喜欢他们的自己的放下,

删cp文辽2333,

发生的事情一点都不少,

可惜高三党真的没时间了…

【怨念】我连直播间都没得时间去了…掉了舰长只能在活动期间刷刷礼物。


之前分享一个tag里的睿智的时候,

对方真的一针见血,

也突然明白了自己因为什么还不甘着。

还是,不够成熟。

我愿我所想保护的人,能被温柔对待


【瑞金】二十亿光年的命运

       金觉得自己在做梦。

       看着自己身上红痕,环视周围陌生又熟悉的环境,金不自觉的抓了抓床单,他有点懵。金试图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可他仿佛听见了自己大脑里记忆齿轮缓慢转动的咔咔声,可是最后他不得不接受齿轮已经无法转动的事实。

       说简单点,他断片了。

       他现在记得的就是,因为昨天是自己的生日,凯莉提出了大家一起出去玩的建议。

       紫堂对这件事情肯定是没什么异议的,至于格瑞?金觉得他应该也会同意的吧。虽然现在找不到他就是了,格瑞一大早就不见了踪影。

        金原本是想拜托凯莉去找格瑞,他自己去买吃的。他的生日他也不好意思花凯莉的积分,没有想到当他兴致勃勃和凯莉分享了这个提议的时候,却收到了凯莉大小姐友情赠送的白眼一枚。

       “金别傻了,要是我去找格瑞,你信不信明年你都看不到格瑞,能找到他的只有你。”

        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不知道怎么的他总觉得凯莉的话别有深意。但凯莉马上就催促他行动起来了,至于她自己则是带着紫堂不知道去哪里了。金在出发前还听到了凯莉在嘀嘀咕咕真惨什么的,最后徒留满脸问号的金。


        金站在矢量箭头上晃晃悠悠的从森林上空飞过,他之前打听的时候,艾比告诉他好像是看到格瑞往这边走了。

        突然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到了,本就飞的不是很稳当的金直接掉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

         金知道他应该做些什么的,不然这样摔下去肯定要受伤的。他不想过生日还要额外花积分治疗。

         可他控制不住自己啊!!身上被树枝刮的好痛,把矢量成功召唤出来的时候,金离地面也没多远了。金自嘲的想幸好他结实,这点伤应该问题不大。

         但最后金其实也没他想象的那样惨烈的摔在地上。他被格瑞接住了。

         “格瑞!”已经被格瑞抱习惯了的金根本没意识到什么不对,他根本没有思考格瑞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而且时机如此凑巧的接住了他。金知道他的任务完成了,找到了格瑞,可以回去找凯莉了,他开心的去搂自家发小的脖子。对金接下来动作似乎有所感知的格瑞僵住了身体,但还是没舍得把金放下来。

         结果反而是金先停住了,动作太大让刚刚被划烂的伤口被扯得隐隐作痛。格瑞看金那张包子脸皱在一起就知道刚刚绝对是又伤着哪里了。

        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格瑞盯着怀里不安分的人,走了几步挑了个相对干净的地方,然后,放手结结实实让金摔到了地上。

       “格瑞!”金被摔的哭腔都出来了,“很痛的诶!”

       格瑞也不说话,就静静的盯着金,金感觉格瑞的眼神里有很多他看不懂的东西,他被盯的毛毛的。格瑞开口了“知道疼呢?”

         本来只是有点委屈的金听到格瑞的话,突然气的是真的要哭出来了,他今天过生日还被格瑞摔了,有他这么倒霉的寿星吗?自己的语气不自觉变化,“疼死了!”,然后默默的抱腿不理格瑞了。

       站着的人蹲下身,“知道疼还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药,格瑞开始给金的伤口上药。“笨蛋。”

      “我才不是笨蛋!”金都快把自己气成河豚了,总是说他笨蛋,不笨都要被说笨了。不理格瑞了!

        格瑞也没有再理金的小脾气了,看着金那走路困难户的样子再次把金捞了起来,虽然这次直接是用抗的了,不过无论是金还是格瑞似乎都对此习以为常了呢。

         最后四人会合的时候,凯莉看到装死鱼的金,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格瑞,最后却也没说什么。

         凯莉不知道从哪里搞过来的一种不知名的饮料,金本以为是果汁,和凯莉紫堂三个人痛痛快快的撒了欢的喝,但是后来发现好像并不是,不过那个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了,金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不受控制了,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了他扑向了格瑞。

         回想起这些的金,沉默了。正常情况下有时候他都摸不准自己会做什么,更别提醉了以后,看现在这个情况,他也不是什么都不懂,……他应该对格瑞负责。

        金试图在床下找到自己的衣服,却没发现自己衣服的任何踪迹。他发现了更多不和谐的地方,刚刚醒来只是有些微妙的违和感,现在就算金神经再大条他也认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他这是在哪里?为什么很多东西他见都没见过?金再次沉默了,然后他找到了几件从尺寸上看应该是自己的衣服,匆匆一套如同逃荒似的跑出了酒店套房。

        ………诶?什么是酒店套房?出了房门金才再次意识到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比如说,他现在具体在哪里,格瑞去哪里了?

         金把手伸进外套的口袋,摸出了手机……等等他怎么知道这是什么?这怎么用的?


        这种情况下,除了格瑞,他能找谁?金此刻忽然意识到自己以前是有多么的依赖格瑞了,不再深究自己为什么知道手上这东西怎么用,在通讯录里看到了熟悉的名字,金感到了微微的安心,然后他拨通了凯莉的电话。


        “喂?金?有事吗?”

         凯莉的声音透过话筒传了过来,金发现自己的嗓子有点干,他清了清嗓子。

         “凯莉,我把格瑞睡了。”

         金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一阵叮铃哐啷的声音,似乎是什么东西被碰到了,然后就是凯莉不可置信的声音“怎么可能?!!难道不是格瑞先忍不住的吗?!!不!!我不相信!”


          金听到这话有些迷茫,“凯莉,你在说什么?什么格瑞忍不住?”

           电话那边的凯莉已经是半癫狂的状态了,“我说,怎么可能是你先开的窍?!格瑞暗恋你十几年你都能把他当发小当最好的朋友,怎么可能一夜之间木头疙瘩就发芽开了花?!”

         听到凯莉的话,金说不出来心中是什么感觉,有惊讶,有不可置信……但更多的似乎是理所应当,以及从心里的一个小小的角落慢慢收缩,然后膨胀,最后爆炸的喜悦。

         金自己都无法否认自己听到凯莉的话的时候心中涌出那一丝丝的甜,他知道自己在窃喜什么,他因为格瑞喜欢他而开心。

         金根本没意识到这感觉代表了什么。他匆匆忙忙的挂了电话,大脑根本不给他多余的脑细胞去思考这件事,最后金就在这种迷迷糊糊的情况下依靠身体本能回了学校。


         金觉得他应该是个大学生了,即便他现在对大学生的概念还不是很清晰,但他就是这么认为了。事实上也确实如此,现在的金已经正式上大学了。


        依旧是不知道靠什么回到了宿舍,开门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没带钥匙,金没办法,认命的开始敲门。


         给他开门的是安迷修,安迷修揉了揉眼睛然后看了看金,“金回来了?你不是和格瑞一起出去了吗?”又向他身后看去,“格瑞没和你一起回来吗?”说真的,这种感觉对金来说很新奇,明明在大赛里他们还是竞争对手的。

        雷狮的声音从门后里传来“安迷修,大冬天你不关门傻子一样杵在门口,是打算把自己冻成冰棍,还是冻死你大爷?”

         安迷修才反应过来,让金进了宿舍。雷狮正坐在桌子前打着游戏,眼尖的雷狮很快就发现了金的不对劲“恭喜成年啊,金。”

         安迷修又和他们宿舍的门做了会斗争,斗争结束时刚好听到这话,想也没想的反驳雷狮“恶党你犯了什么抽,在说什么,金不是去年就成年了………吗?”安迷修也看到了金后颈上的红痕。


        “金这是谁干的!”安迷修当场就炸了,要知道自从他们四个分到一个宿舍,他是一直把金当弟弟看的,现在弟弟丢了清白还有可能是被压的那个,安迷修是真真的生气了。


        雷狮是真的不想吐槽这个傻叉了,这么明显的事情居然还用问。宿舍总共四个人,除了他以外,一个暗恋自家发小十几年在沉默中没爆发最后变成变态的格瑞,一个被自家发小暗恋十几年整天黏黏糊糊坚持格瑞是自己最最最最最最重要朋友的金,一个天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因为一次违纪就抓着他不放的坚持神奇骑士道的智障安迷修,谁知道他是怎么作为一个正常人活下来的。

        …………突然想起来自己暗恋那个智障安迷修的雷狮觉得自己可能也不太正常了。

        不过看情况来说,最后格瑞还是没忍住,真是可喜可贺。

       就在雷狮神游回来的时候,他就听到安迷修在那边说“怎么可能是那个不解风情的格瑞?!”

        听到这话雷狮脸上露出了如同被烤串签子扎了嘴的苦逼表情,安迷修谁给你的脸让你说格瑞不解风情?是你的马吗?这个宿舍里面难道还有比你更不解风情的了吗?

         金其实到现在还觉得不太真实,被安迷修抓住絮絮叨叨的他大脑再次陷入了死机状态,听安迷修这个说法,格瑞不喜欢他啊,那凯莉为什么那么说?他睡了格瑞要怎么对格瑞负责?照顾他一辈子吗?万一格瑞以后还是想和别的女生结婚的话他怎么办?突然好不爽?

        金再次陷入了沉思。并且觉得自己最近沉默的次数有点多。

        于是当格瑞开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昨天晚上撩拨完自己不负责的正坐在床边思考人生的自家发小,坐在旁边絮絮叨叨没完的安迷修以及躺在安迷修对铺脸上生无可恋一言难尽的雷狮。

         格瑞觉得情况不是他想得那么简单。

        “金。”当格瑞开口叫了金的名字,宿舍里的几个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格瑞。格瑞居然理解了这几个人的眼神中的含义。

安迷修:我本以为你和在下以维护这世界上的真善美为己任没有想到格瑞你对自己多年的发小有这种想法你是这种人我看错你了。

雷狮:我本以为你还要和本大爷一样再苦逼个几年没有想到格瑞你不鸣则已一发入魂居然还能让金对你负责你是这种人我看错你了。

金:没有眼神就是我的眼神。


        格瑞有点懵,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金我有点事情想告诉你,其实我…”

        “打住!”雷狮看到这个苗头不再躺狮,迅速跳了起来,扯上某个还搞不清楚状况的呆子跑了出去,“等我们走了你们再继续。”

        随着哐当一声宿舍门被关紧的声音,无言的尴尬在金和格瑞之间流转开来。

“格瑞其实我……”

“金其实我……”

         同时开口的两人再次陷入尴尬,

“金,你先说吧。”

          金抬起头看向格瑞,眼神里第一次有了格瑞看不懂的东西。金这个人太好懂了,尤其是当他信任你的时候,他会如同小动物一样把最柔软的腹部袒露给你,即使让他把所有的弱点交给你,他也不会有半丝的迟疑。

         而格瑞就是金最信任的那个人,没有之一。即便其中因为许多原因,格瑞暂时离开过金,可他在金的心中和别人还是不一样的。

格瑞是特殊的,他是最最最重要的。

是别人没有办法比的。

        金对格瑞来说,金让曾经格瑞瞬间的宿命论,染上光的灿烂。他太温暖,如同一颗发光体,不是太阳般灼烈,是让人从心里温暖的光芒。

         格瑞看着金,然后他听到金说,

“格瑞!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会负责的!”

         ………他不该对金的情商抱有希望的。昨天晚上真的要说,他们两个也没有发生什么,上了头的金喝醉以后脾气上来了硬是把他赶走了。这导致格瑞根本没有更多的机会做什么,不过现在来看,似乎也不是太坏?

         金感觉脸上温度逐渐升高,他甚至想把发烫的面颊埋进窗外的雪里。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他听到别人说格瑞喜欢他他会开心,他喜欢和格瑞待在一起,他不希望格瑞的未来会有另外一个人会比他还亲近格瑞,格瑞缺席了金过去的一段时光,但金希望他能参与格瑞所剩的余生。

         金突然想起来了姐姐,姐姐曾说过,对我们来说时间的跨度不过是一次遇见和告别,短的是三两次见面,长的是用一生去等待。可金不想等待,所以他参加了凹凸大赛,他想去见姐姐。

        可是之后的时光,之后的种种经历,让金在悄悄的改变,他往时间里看一眼,最希望看见的,只能看见的,只有格瑞,便如同看见整片后来的时间。

         金听见了自己的声音,“还有格瑞,我喜欢你。”

“不是朋友的喜欢,是想和你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金看到格瑞的绛紫色的眼中流出的震惊,

金看到平时面无表情的格瑞露出了一个浅淡的微笑,

金看到格瑞伸手把他抱进了怀里,笑着说,

“笨蛋,我也喜欢你。”


         不知道因为什么突然被惊醒,金猛的坐起身,旁边守着他的格瑞也被惊醒了,“金!怎么了?”

         金看着自己的双手,上面还有昨天被树枝划伤的痕迹,也好像还有刚刚拥抱格瑞残留的温度。

         真的是梦吗?刚刚都是自己做的梦吗?


          金看着旁边的人,“格瑞我怎么了?”

         “凯莉带回来的饮料有问题,你们三个人喝太多都不省人事了。”格瑞回答了金的问题。

         金还在想他刚刚做的梦,如果说那是一个梦,那一切是不是也太真实了?

         格瑞,真的喜欢他吗?

         金看见神手中把玩这名为命运的怀表,肆意的拨动着每根指针,神的脸上挂着恶劣的笑。

         金突然明白了。

“格瑞。我喜欢你。”

        对金来说,金和金没有区别了,他喜欢格瑞,无论是那个时空的他,还是这个时空的他,他都喜欢格瑞,

“不是朋友的那种喜欢,是想和你在一起的喜欢。”

        如果无法干预命运的流转,那我只能去掌控自己的命运,而对于你,喜欢你是我最值得炫耀的决定。

【格式】为什么今天的M·R电竞社还没有解散!!!!

↪一时脑洞,都是捏造!ooc都是我的!

↪all白注意!


【格式】为什么今天的M·R电竞社还没有解散!!!!

楼主   为什么今天MR电竞社还没有解散!!我受够这个社团了!!!我当初是脑子里面进五步蛇了才会报这个社团!

1L    楼主你不想待了你就退社啊,咒人家社团干嘛,还来贴吧。

2L    退社好像挺麻烦的吧,而且退社还要重新修学分。亏死了。退社不如期盼社团解散。

3L   我怎么觉得楼主就是来炸鱼的。

[滑稽.jpg]

4L   鉴定完毕,楼上的都是老实人。

5L    凭在下母胎单身二十年的直觉,这件事没这么简单。

6L    诶?MR电竞社不是我们学校数一数二的社团了吗?听说几个部长都特别帅,楼主经历了什么这么想社团解散?

7L    我已经看透了事情的真相!楼主不要大意的吐槽吧!管管又干什么神仙事情了?

8L    包贝尔们,楼主的头像头衔一看就是MR电竞社的。应该是瓦不管部的?同问,管管又干什么了?

9L     (白眼)作为一名资深瓦不管部员,他能干嘛?不就是日常抽风,难道【哔——】吗?

[生无可恋脸.jpg]

10L   楼上很心酸啊(并没有报电竞社的人默默吃瓜)

11L楼主   我他喵的当初为什么要来这个魔人社团!!!我是来学(打)技(游)术(戏)的!!明明大家都是单身狗,为什么每天感觉自己被狗粮撑死![流泪猫猫头.jpg]

12L    楼主,猫不吃狗粮。

13L    楼上,可是我们MR电竞社的人都要吃狗粮。

14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臣附和啊!!再没有人来管管管管管管就真的管不住了!!我不想亲眼看到我的白哥哥被拐走啊!!!

15L   我居然看懂了那一串叠字……??而且,土拨鼠叫深得管管精髓啊,顺便一提……楼上拔剑吧,白哥哥是我的!

16L   五步蛇警告!你们在说什么b话,白哥哥明明是管管的!

17L   甜瓜斩警告!明明是瓜瓜的!!

18L    小十六警告!明明小十六才是最早认识白哥哥的!

19L   咕咕咕警告!我萤老板难道不配拥有姓名吗?

20L   我只是来凑个热闹为什么如同穿越到了什么奇奇怪怪的帖子????电竞社已经这么那什么的了吗?

21L    法拉莉警告!你们怎么可以忘记莉莉姐!!

22L   楼上的楼上,你破坏队形了。

23L楼主   (掀桌)我开这个贴的目的就是倾诉一下自己平时被虐的心酸!!结果你们居然还在这给我瞎比比,删楼警告!

24L   心疼楼主三秒,扯回话题,是技术被虐还是。。。小声比比作为同社的社员我似乎已经猜到了发生了什么。。。。

25L楼主   [儿童的注视.jpg]

我只是个孩子!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每天都被秀一脸,你们还要让我入股!!?魔鬼吗!?!我今天就算被关小黑屋我也不会磕瓦白!

[真香.jpg]

26L   似乎明白了什么,快快快快楼主,把你被塞的狗粮拿出来晒一晒。

27L   楼主你知道四十米大刀很难收吗?我还以为是哪个睿智来MR吧搞事情呢

28L   真不愧是MR社的,这种上赶着给自己部长搞cp的恶心事情也就你们能干的出来了。

29L   我觉得我不用收刀了,直接把上面那个拖出去砍了吧。

30L    拜托,lss,你睁大你的眼睛看看这是什么吧,来别人吧里跳你还很骄傲?

31L   理他做甚。我们部长关系好,哪像他们学校电竞社的,啧啧啧。今天也要做快乐的瓦白女孩呢!

32L    可是这样拉郎配是不是不太好……?

33L   楼上你多虑啦!说老实话这也就是我们自己的脑补,和蒸煮没关系的。而且他们关系真的好,不得不再次吐槽一次…直男的友谊我是真的不了解……

34L楼主   你们这话题偏到哪里去了??你们不要跑偏啊!!重点是楼主的遭遇啊!你们!![挥手说再见.jpg]

35L   火钳刘明

36L   搬板凳嗑瓜子

37L   搬板凳嗑瓜子

38L    搬板凳嗑瓜子

39L   打断复读机!搬板凳吃爆米花~~~

40L楼主   事情是这样的,楼主那天本来是和小姐妹说一起去愉快逛街喝奶茶的。结果奶茶店人太多,就打包回来了。不得不安利下校门口哪家新开的奶茶店,真的好喝!

41L楼主   后来楼主那狠心的小姐妹就抛弃楼主去会她那小情郎了……楼主一人孤单寂寞的提着一大兜奶茶准备回宿舍了……

42L   一大兜?楼主你和你小姐妹总共也就两个人吧??

43L楼主   因为奶茶店搞活动,感恩节买一送一你们不造吗?楼主又有会员卡,打算多买点带给社团里其他小姑凉的。

44L   实力羡慕社员!!校门口那家奶茶店养乐多真的好喝!!

45L   社团欠我一个社员

46L楼主    大家都知道的吧,女生宿舍在最里面,楼主孤身一人长途跋涉翻雪山过大河,凄凄惨惨戚戚的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47L楼主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

48L楼主   在如此孤立无援的情况下看到自家部长你们可以想象楼主那激动不已的心情了。看管管那架势,估计也是要回社团的。

49L楼主   然后楼主开心的准备叫住管管,帮楼主分担一下这一兜甜蜜的卡路里。

50L楼主   楼主叫了管管好几声,我们的部长幸好还有点人性。楼主就管管一起回社团了。全程冷漠脸,冷气嗖嗖嗖的放。楼主不就想卖个安利以后有人能一起买奶茶吗???有必要这么对楼主吗?[气成河豚.jpg]

51L   楼主你铺垫好长……

52L楼主   闭嘴,马上就是正题了。然后楼主和管管一路沉默的回到了活动室,开门的时候却看到一个不该在的人。

53L   我赌两包辣条,是老白。

54L   我赌一包瓜子,肯定是白哥哥。

55L楼主   行行行!你们真是小机灵鬼!活动室里面那个就是老白,我旁边那个大冰疙瘩瞬间变成了春天的但是沉默的土拨鼠,我似乎都感觉到了管管背后自带小花花的特效。之后你们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56L   不知道(给楼主个面子)。

57L楼主   我就看着管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奶茶放到了桌子上,全身带着小花花去找老白了。

“你还知道找我呢?我的电话都不接,负心汉,昨天在床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说真的我感觉此刻的管管有点……emmm你们懂就好:

“多大的人了,我不就出去参加个聚会,还和我耍脾气。”

58L楼主    “可是你今天答应陪我去买鼠标的。”

(楼主觉得此刻的管管很小媳妇怕不是失了智)

“这不是提前回来了嘛。”

59L楼主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老白还和楼主打了个招呼,管管完全忘记了楼主………他们两个狗男男!

60L    我的天……

61L    你们不觉得管管在老白跟前就是骚话多的一批,浪的飞起,时不时就变成白吹了。在我们跟前……虽然温柔有时候是温柔的,但是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有点生人勿近??怼部员也是开心的一批。

62L   对不起,怼部员这种事,我觉得我们部长才是真的登峰造极。什么叫做他甜瓜的女部员就没有A以上的!?!!我锤爆他的瓜头!!!

63L   我也……

64L楼主   说起来瓜瓜,我上次还在游乐园看到他和老白了。

65L   ????游乐园???

66L   楼楼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我就没那个运气能在学校外面碰见他们!

67L   可能是因为,死宅没有校外生活?

68L   [社会主义毒打.gif]

69L    楼主楼主快回来!你说完啊!!!

今天是,2018年10月4日

啊那什么,一转眼就过去快两个月了。
感觉好神奇啊,突然觉得自己像一个感叹人生的老人。

半夜三更一个声明?
我咕啦!伪白以后所有相关的东西不会再发了,如果单纯是因为伪白关注我的宝贝们可以取关啦!坑品不好2333,也没得文笔。
谢谢这个tag,让我认识了很多人。
我不删文的,还有我想再说一下,我这是同人,和正主一毛钱关系没有的,上升的头打烂。
不过,累了,同人都不想折腾了。
学业繁重,没时间更了。
我不换号的,以前的东西暂时也不删。
如果真的放下了,那些东西也许就删了吧。

还有,如果是为了找黑料啊,或者别的来关注我的人,也可以取关了。
还有啊,黑白先生的,您走好不送。
关注我的也就那点人,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很多宝贝都是点到主页去的了。
一看就是小号的……emmmm劝你别费力了。
来关注我干嘛?不觉得折腾。

顺便还是想吐槽,我是对有些人干嘛了吗?
刚刚还翻到了我挂人的lof,
有些人真的是用词………直接。
隔着屏幕真的什么都不怕的。
祝我死全家的,高考落榜的,出门被撞死的都不是一个两个了。
我不喜欢拉黑的,这种私信也少点吧。

如果还愿意关注我的宝贝们,
谢谢你们。
刚刚入了新坑,不敢深磕。
以后进步了也许会产粮吧。

最后,强调。
白先生管管瓜瓜小十六还有很多很多人,
他们是我喜欢的人。
没必要你来指指点点,
没必要冲着我说叫不醒,
我,乐,意。

Repeat

乱糟糟的头发,
他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
“早安。”

又是一天乏味的生活,
每天都在机械的重复着相同事情。
遇见不变的人,
做不变的工作。
傍晚,他看着缓慢走动的钟表,
还有五小时。

深夜,零点的钟声响起,
他的手指离开电脑,
可以休息了。
他拿起桌上里的美工刀,
割向自己的手腕,
如同之前的每一天。

乱糟糟的头发,
他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
“早安。”

【oldba1】欢迎来到白先生的世界!


🕊️这是一篇沙雕脑洞文
🕊️白先生only
🕊️bug多的一批,请勿过度认真
🕊️突然发现好像有点撞梗…?
🕊️_(:зゝ∠)_应该可以吧…

       疯锋锋风是一个第五人格的屠夫玩家,段位不是特别高,却也不低。

       五阶二的匹配已经不是很好匹配了,他已经在匹配大厅看着红蝶小姐姐和自己玩了很久的捉迷藏了。

       当匹配成功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他都有些喜极而泣了。

       当看到对面求生者名字的时候,他心底一凉。这一串花里胡哨的名字是干甚?他没看错里面是不是还有个主播?

      求生者阵营:【布丁牛奶糖】空军,【欧白本白】佣兵,【b529】机械师,【白咕咕】调香师

       疯锋锋风看着这意外合理的阵容,他觉得他还不要作死了。摸摸掏出了自己最擅长的靓仔,对不起,模拟器玩家钟爱丑爷。

      随着场景的破碎,游戏正式开始。

      红教堂。

      开局运气不错,出生点左手边就有两个个小竹笋,他没带张狂,虽然有调香师和机械师,可还是省着点用吧。

     拉锯走,这个阵容能锤到调香师或者机械师剩下几个人就修不动了。开局先向小房子走,疯锋锋风发现……这局小竹笋有点多啊,这还没走多远他就捡了好几个小竹笋了啊。

      很好,小房子看到了机械师。逼她跳窗,看看能不能震慑。机械师冷静的在窗口转圈就是不翻窗,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疯锋锋风等不下去了,小丑举起了他的火箭筒。然后,锤了机械师。

       特·修机巨快·羸弱体质·蕾西吃了一刀再加翻窗加速,用如同飞起来的速度转点了。疯锋锋风现在心情复杂,刚刚一刀,但是电机只剩下下三台了。继续追…还是换人?

        换人太伤了,安一个无限锯。继续追机械师,一阶锯都没有的丑爷就算装了风翼速度依旧慢的让人抓狂。虽然已经没有脚印了,但是疯锋锋风还是猜到了机械师在哪。很好,在用儿子自摸,速战速决速修流拖不住。

        丑爷噔噔蹬的迈着小碎步冲向了机械师,然后……

       锤飞了儿砸。

       然而刚刚特蕾西已经把自己摸好,疯锋锋风很确定这把凉了。电机只剩下一台了,四人满血,全场他连其他几个人的影子都没看到。二阶锯都没有,全靠小竹笋为生。

        游戏可以输,人皇必须死。

        疯锋锋风决定不管怎么说要锤了机械师,太影响游戏体验了。

        在又用了两个小竹笋后,丑爷成功锤倒了机械师。还没有来的及高兴,刺耳的警报声响起,机械师又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疯锋锋风感觉自己要吐血了。羸弱怪溜了他五台机,虽然可能是个主播吧……

        靓仔开车继续紧追不舍,特蕾西疯狂砸板逃跑。当几十秒后把机械师挂上椅子的时候,疯锋锋风都要热泪盈眶了。

        可是他忘记了还有空军和佣兵,还错误的把机械师挂在了小门附近。

       疯锋锋风看到佣兵和空军手牵手(?)愉快的冲了过来,佣兵吃了他的一刀,虽然是一刀斩,但因为新特质还是没有倒地。空军救下来了机械师,又给了丑爷一枪。

      疯锋锋风看着屏幕里的靓仔扶着头,他现在也觉得脑壳痛。他想自闭了。

      人间不值得。
    
       

【A瓜】恒星

💫严重ooc,可能比较长,请勿上升
💫可能很多bug
💫辣鸡文手尝试转文风【虽然可能看不出来】
💫ok?

【A瓜】恒星

002

        青春永远都是不惧任何苦恼的,那段时光里的记忆在之后苍白的人生里每每回想起都让人心悸。

       也许只有已然逝去的曾经才能让人怀念,正年轻着的少年似乎并不能理解这种情怀。在他们的眼中,褪色的校服,土气的发型,老师的唠叨,怎么做都做不完的作业,这才是他们的青春。但Alex似乎从来没有这种对于他来说无用的迷茫,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以及自己能做到什么。这是他的智慧,独属于他的少年人的哲理。

       然而此刻Alex捏着已经被甜瓜用碳素笔戳得坑坑洼洼的橡皮,眉头紧缩,感到无比的烦躁。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不认为会有人费力不讨好的和他开这种玩笑,可他也不觉得自己会有那些言情小说里的女主穿越那种“奇遇”。

       再次看向这个自称是自己舍友兼同桌的男孩,男孩并没有清醒多久就再次瘫倒在了桌子上。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目前能帮助Alex的似乎只有这个睡得毫无形象的,看起来二的不行了的少年了。

         碰了碰旁边睡得不省人事的人,没醒。又推了推,依旧没醒。正在烦躁怎么把人弄醒的时候,左手已经先于意识抓住了少年的领子,微微使力逐渐把少年拽了起来。Alex看着甜瓜不耐烦的动了动,抬起头眼神飘忽看了Alex一眼,“爱丽,别吵我啊。下节英语课,老班来了叫我一声。”话还没说完人又倒了回去。Alex霎时间没了脾气,他不喜欢和陌生人交流,虽然目前还不能确定这个少年是不是陌生人,但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依旧是个大麻烦。

        三十分钟的大课间,Alex就这么干等着自己这个呆子同桌睡醒。看着他从一开始的乖巧埋头到最后的放荡不羁脸贴桌子变换了无数种姿势。Alex觉得自己应该不高兴的,可是没有,他感到意外的愉悦,就算是教室里充斥各种零食混杂的难闻气息都没能破坏他的好心情,身体的习惯先于现在的意识影响了他的心情。

        在上课铃打响的时候,Alex发现自己的同桌终于醒了过来。然后,Alex看到自己这个傻不唧唧的同桌成功不知道把什么东西挂到了自己的头发上。

       “爱丽爱丽……帮我一下。头发好像被什么夹住了。”

       “真烦。”嘴上这么说着,Alex却还是伸手帮同桌去解头发上缠着的东西。甜瓜的头发意外的长,Alex稍微费了点功夫才把那玩意取下来。
     

       “……为什么我们两个人的桌子上会有这种女生用的玩意…?”Alex颇为无语的看着手上的东西,镶满了水钻的发夹bulinbulin的在手掌中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

      甜瓜慢悠悠的伸了个懒腰,“不知道,可能又是哪个暗恋你的小女生放的吧。”

      ………暗恋他为什么要给他送发夹?他难道会用吗?

       “爱丽啊,今天你没喷我诶。”同桌饶有兴味的看着Alex,“这不科学啊。”
      

        “甜瓜你这个人是不是有疾病?我不喷你你还不高兴了?”如果现实允许,Alex这个时候是真的想翻白眼,这个人怎么这么欠呢。第五打排位也是,别人是屠夫找人,他每次都是先去找屠夫。

        “这才对啊!爱丽今天这么温柔人家都不习惯了。”甜瓜还在那边笑嘻嘻的,然后不知道哼起了什么歌。

         Alex本来想说别哼了不好听的,可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余光看到英语老师走了进来,从他发现自己在这个地方到现在已经过了大概三十三分钟左右,Alex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得到。已知的就是,这个人的各种习惯和他如出一辙。书本的位置,文具的品牌,几乎和他没有什么区别。

         “英语课………”那么英语书在哪里?Alex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是穿越还是别的什么,根据那个甜瓜说的话,这个人应该也叫Alex或者…叫“爱丽”?但是如果真的是他……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A瓜】恒星

💫假装给箱箱的贺文我是真的开坑。
     给箱箱疯狂打call!
💫ooc注意!!高亮!
💫请勿上升真人!!
💫虽然我短,但是……我就是短。
💫文笔很差,真的差。

001

      安静的教室里,破旧的风扇在吱呀吱呀的旋转。不大的空间里充斥着压抑的呼吸,Alex有些烦躁,他讨厌这种气氛,碳素笔灵活的在手指间转动,在指尖开出一朵绚烂的花。黑色的水笔和手指的颜色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的手很好看,手指修长,却没有同一般男孩那般过分粗大的骨节,班里同学无数次的惊羡于他的手指的灵活,经常说Alex一定很适合打游戏。

       而事实同样如此,Alex是时下一款热门手游的榜上玩家,而且是屠榜。在这个监管者游戏体验极差的版本,以领先第二名十几颗的星星的段位,用令人惊叹的成绩为自己的这一赛季划上了句点。下一赛季的他同样以绝对的优势率先成为了新赛季的第一名六阶屠皇。

       虽然现在这位屠皇已经被数学老师的讲卷子大法成功催眠,趴在桌子上,试图把自己藏到那一摞高高的辅导书后,他很困,想睡觉。

      迷迷糊糊的,似乎只是打了个盹,又好像睡了很久。耳边传来了嘈杂的声音,Alex很烦,他讨厌有人在他睡觉的时候吵他。睁开眼的时候,看清面前这个女孩却微微一滞,他没有见过这个人。盯着自己的红白校服袖,可是Alex记得,他们学校的校服是黑白色的。

       猛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甚至撞到了桌角,环顾四周竟然没有一张熟悉的面孔,腰侧的疼痛实实在在的提醒他这不是做梦。

       Alex的动静太大,弄醒了之前和他一起上课光明正大睡觉的同桌。“爱丽酱啊,你又干嘛…?”说这话的时候同桌甚至还在揉眼睛,“你昨天晚上就折腾到半夜。不怕秃啊?”

       声音…有点耳熟。熟悉的让Alex觉得很像最近一起欢乐自定义的那个咋咋呼呼的慈善家。视线缓缓从教室里挪到了自己的同桌身上,红白色土里土气的校服,戴着黑框眼镜看起来莫名秀气的男孩子。

      “甜……甜瓜?”

     男孩伸了个懒腰,“叫你世界第一棒的舍友兼同桌干嘛啊?”

     这世界一定是疯了。
     

【oldba1】Hope of Morning

🕊️意识流产物,老白才没有那么脆弱
🕊️爆裂ooc
🕊️建议搭配BGM:Hope of Morning
🕊️羸弱打字永不认输
【My mind's a kaleidoscope, it thinks too fast】
【我的思想如万花筒一般迅速闪现】
看着屏幕上一个个的方块字,老白很难形容自己的心情。
“呵呵原来某人是这样的”
“道德败坏,骂别的主播”
“做作,捆绑抄cp”
【Blurs all the colors 'til I can't see past】
【努力模糊所有的颜色,然后我便看到了从前】
懊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老白试图让自己的记忆更清晰一点。
【The last mistake, the choice I made】
【那是上一次犯的错和我所做出的抉择】
……好像…确实做错了很多…自己脑子不清醒的时候,确实也有过卡bug,四黑的错。
这是自己做错了,不能否认。
应该道歉,需要道歉。
【Staring in the mirror with myself to blame】
【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我无比自责】
自己是主播,有些不注意的行为,确实会有很坏的影响。
他自己也许都没有注意,但可能粉丝们会更在意。
【Sometimes I'm afraid of the thoughts inside】
【有时候,我会很恐惧我内心的一些念头】
老白不敢说自己是什么圣人,看到有些东西,他也有普通人有的情绪。
厌烦。难过。
负面情绪如潮水一般,逐渐淹没他。
【Nowhere to hide inside my mind】
【甚至找不到地方去隐藏它们】
没办法控制,天色很暗了。
他却不想开灯。
一个人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恶意会对别人造成什么样的伤害。
【I'm scared that you'll compare 】
【我怕你会计较】
他却不得不开灯,
有讨厌他的人,
但同样也有喜欢他的人,
他们在等他。
【I'll look a lifetime past repair】
【所以我花掉我从前的快乐让一切变得更好】
不能把糟糕的情绪带给他们,
打开直播的时候,他是欧的白,给粉丝带来快乐的欧的白。
他也只能是欧的白。
【I second guess myself to death】
【我第二次想离开的时候】
时间过的很快,又好像很慢。
风波从来没有停息。
无论哪里,都没有安静。
【I re-solicit every step】
【我一遍遍扪心自问】
知道自己不应该去看的,
看了只会让自己更烦
……可是他,真的错了那么多吗?
【What if my words are meaningless?】
【如果我说的话再无意义会怎样?】
老白不是没有劝过粉丝,
很多人都听了他的话。
可还是有人,乐此不疲。
【What if my heart's misleading this?】
【如果我的心迷失在此又会怎样?】
一些不好的想法又涌现了,
如果…是说如果,
他放弃了,结果会不会好一点?
【I try to capture every moment as it comes to me】
【我试图捕捉每一分钟,假装自己本来就拥有过】
努力的在大片的声讨和唱衰中,
寻找那些支持他的人。
【Bottle up the memories and let them keep me company】
【试图隐藏起所有记忆让它们能安安静静地陪我】
找不到,又找到了。
可是他们被带上了不好的身份。
言论是否有理,全部被通通忽视。
【When the hope of morning starts to fade in me】
【当我心中那些清晨的希望开始褪色消失】
无法形容自己现在的感受,
真的累了,
莫须有的事情也栩栩如生,
三人成虎。
【I don't dare let darkness have its way with me】
【我不敢让黑暗抓住机会侵蚀掉我】
不过,放弃?
不存在的。
他是欧的白,人皇欧的白。
因为这样的东西放弃?
不是他的风格。
【And the hope of morning makes me worth the fight】
【而清晨的希望让我觉得反抗黑暗是如此值得】
退出页面,回到他的战场。
他需要做的从来不是同愚蠢怄气,
他知道,
他要为他们披荆斩棘。
【I will not be giving in tonight】
【所以我今夜也不会向黑暗投降。】
真相不会被永远掩藏,
有人越是希望他过得不好,
那他越要活的比他们漂亮。
他的字典里从来都没有,
投降。